究竟什么是中国汽车产业振兴计划的急需

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使人绝望与寄望的冬春之交的时期,令我们想起,世界著名诗人狄更斯,对16世纪对英国产业革命描述的一首诗: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冬天,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

我们面前什么也没有,

我们面前什么都有。

我认为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对一个国家,一个产业可能产生两种结果,一是“最坏的时代”,最典型的如冰岛,一夜之间从一个世界上排名人均收入第五的富国,跌入到60年前仍将是一个捕渔为生的农业国,几乎是一切从头做起。国际经济学家认为,这是国家政策决策者过于乐观,不顾风险,鼓励居民过渡负债消费的结果,在2006年冰岛人均债务是可支配收入的213%,而英国人和美国人债务分别为可支配收入的169%和140%,冰岛大大超过了号称敢于负债消费的美国人、英国人。回顾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历史看,我们的成绩巨大,但有一个很大失误之处就是当汽车产业发展到一定水平之后,没有下狠心抓自主创新,只顾抓产量,就是对汽车产业到底为什么要创新这个大问题没有搞清楚,以致于这几天在媒体上还讨论綦江齿轮厂和德国的ZF公司合资是对还是不对问题,綦齿是中国汽车产业最早的一个重型齿轮厂,大约50年代就已成名,经不断充实也算是中国稍有名气的齿轮厂。那么在近60年之中,我们都为自己发展想了什么?到了新世纪工厂的被动情况已经十分显现,该谁去负责帮助和纠正,我们今天不是去追查是谁的责任,因为像綦齿这样的企业还有成千上万。但同样比綦齿建厂晚20多年的陕西齿轮厂,即现在的法士特,在90年代前还表现一般,而近十多年迅速发展,名声大振,以致于有些农民买重卡指名道姓的要“法士特”的齿轮箱,但中国有多少个“法士特”呢?大约不到3%的汽车企业能像法士特那样的去创新,去创业,而97%左右企业是动得太少了,可能是主观的,也有客观的,包括我国浙江这样自发起来的民营零部件大军,也只有5%左右能像“法士特”那样的企业,这种普遍性没有创新能力的企业比重之大,说明是一种社会机制问题。

在80年代时,我们搞引进技术,合资后,汽车产业有了很大进步和发展,但我们没有在适当的时候,强调自主创新,像日、韩汽车产业那样,建立自主的汽车产业发展模式,以至到21世纪仍有在搞不搞自主创新问题上还在争论。本来一个完整的汽车企业,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汽车企业就应当有自己的产品,世界上发达汽车工业国家,哪个汽车厂不会开发自己的产品,只有附属型的汽车工业国家,如巴西、墨西哥、西班牙是全开放的、全外资的,才拿外国汽车产品去生产,中国当然不能走这条路子。自主是为了突出要走自力更生的路子,是一种特殊时期的一种提法,50年、30年后就不用提自主创新了,因为你没有必要到外国去卖的产品加上“自主”两个字,人家看了反而觉得很不顺听,但现在不行,因为中国的汽车在外面,还没有品牌,名声多是“低价质差”的代名词,我看振兴汽车产业,就是要强调加强和加快自主创新汽车产品的发展,化危为机的关键是要抓住自主创新这个有力的武器。

应当说,新世纪来到,汽车企业方面自主创新的路子已经开拓出来,但还和国际上跨国汽车公司还有很大差距,所以要把自主创新力度作为汽车产业振兴的关键问题能充分的体现和落实下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究竟什么是中国汽车产业振兴计划的急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