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红”了

本月初,中国政府向太平洋国家斐济捐赠20辆一汽生产的红旗H7轿车,价值约230万美元。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在交接仪式上亲自进行了试驾,并对轿车性能表示肯定。据斐济媒体报道,这批红旗轿车在斐济主办的77国集团会议使用后,将分配给斐济政府部门。

华尔街日报对此报道说,“中国的软实力中增添了一种新式武器——国产红旗豪华轿车。随着中国施展外交影响力,预计全世界会看到更多载着政要的红旗轿车出现在街上。”

而就在半个月前,来华访问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得到了大红旗轿车的接待。这也是新红旗轿车首次用于接待外国元首。红旗国宾车的回归,旋即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对于一汽集团来说,这更是又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一汽在发给媒体的新闻稿中,开篇就郑重地写上“公元2013年4月25日”的时间记录。“接待法国总统的这辆红旗牌轿车,是一汽时隔30年后重新推出的全新大红旗L5。”一汽有关人士介绍说。

时隔多年之后,大红旗国宾车再度进入国人视野,点亮每一个人心中的“国车”情结。

更为重要的是,新红旗H7系列即将于本月晚些时候正式上市销售。红旗轿车由此重新走进市场。自今年初,红旗H7就高调进入高端公务车市场,引发外界的持续关注。

这一次,红旗能够“红”到底吗?

豪掷200亿复兴“国车”

在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红旗牌CA-7600J检阅车曾给国人留下深刻印象。据一汽有关负责人介绍,奥朗德乘坐的新红旗L5,是基于2009年红旗牌检阅车项目成功后,一汽开发的一款E级轿车,其档次比肩劳斯莱斯、宾利等世界顶级豪华轿车。而新红旗分为L系列豪华轿车、H系列高档公商务车两大系列,L系列没有民用版本。

红旗轿车和法国有甚多历史渊源。1965年,红旗牌轿车CA72就曾在法国巴黎“凡尔赛会展厅”中国馆展出。多位法国总统也有红旗情结,1973年,第一位访问中国的法国国家元首乔治·蓬皮杜总统,访华期间乘坐的就是红旗CA772轿车;1997年,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提出要乘坐红旗车,访华期间乘坐了红旗CA770轿车。据了解,此次法国总统奥朗德上任后首次访华,也提出要乘坐红旗车的要求,接待他的是全新红旗L5。

“就应该这样,到了中国坐中国车才有味道。”大红旗国宾车的再度出现,随即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在微博上,新红旗国宾车获得甚多赞誉,人们也期望一汽能够真正复兴大红旗的昔日辉煌。其中,红旗复兴的一个关键将在于能否完全自主开发。此前红旗一度借用外来平台和技术的做法,就备受外界诟病,至今对于新红旗也仍有“舶来品”的习惯性质疑。

在去年初红旗战略发布时,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就指出,新一代红旗车具备独立自主研发、生产和升级换代的完全掌控能力。红旗新产品从概念设计到工程设计都是全过程的自主开发。在核心技术方面,红旗拥有自主的V12、V8、V6和四缸增压系列发动机,以及全新开发的底盘系统、电子电气、网络平台、车身与内外饰等,并在工艺技术等方面具有独到优势,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据介绍,此次中国一汽为红旗汽车的复出投入了最优质的资源,项目团队达到1600人,累计投入研发费用52亿元,开发了L、H两大系列红旗整车产品,形成了可覆盖C、D、E级高级轿车的发展基础。“十二五”期间,一汽将再投入105亿元,进一步提高红旗产品的研发能力,丰富产品系列。未来五年,红旗还将再投放两款SUV、一款商务车和一款中型礼宾客车。

一汽表示,大红旗L5是一款“100%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E级车”。而去年7月下线的红旗H7,堪称第一款100%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C级车。

在近日的上海车展上,中国一汽特别发布了“红旗轿车系列发动机”。一汽集团技术中心主任李骏介绍,自2005年开始,一汽历时7年,成功掌握红旗系列汽油发动机开发的核心技术,填补了搭载国内高级轿车的发动机产品的空白,并实现了产品、技术和国际先进水平。一汽全新展出的5台红旗发动机,排量覆盖2升到6升,功率覆盖100KW到300KW,并已全系应用于红旗C到E级车型。一汽更已建立了完整的设计和开发体系,形成了高端乘用车汽油机的自主创新能力,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的研发人才。

一汽此举,正是向外界表达新红旗的自主技术血统。另据介绍,2012年3月红旗CA6GV汽油机项目投产后,已经具备了年产5万台的生产能力。与此同时,一汽轿车二工厂另一款红旗增压汽油机,也已于2012年5月顺利投产,具有年产7万台的生产能力。

在市场上能“红”起来吗?

倾力振兴红旗品牌,对于一汽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抉择。从目前来看,红旗的振兴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中国汽车业的发展也到了一个比以往都更迫切需要高端中国品牌的时候,但红旗的前景仍然充满诸多不确定性。

红旗国宾车的回归,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在历史上,红旗品牌正是由国家礼仪性用车和高端公务用车的过程所塑造出来。新红旗L系列此后是否将持续作为国家礼仪性用车?这是一个外界无从知道答案的问题。但从近期来中央高层着力鼓励各领域中国品牌发展的事实来看,红旗“国车”未来或将越来越频繁进入公众的视野,目前也还没有其他中国品牌汽车能够完全取代红旗在这一领域的地位,这将为红旗品牌振兴提供强烈的“眼球效应”。

红旗真正进行市场运作的是H系列高端轿车。从目前来看,一汽希望红旗能够走一条“先公务车后私用,先服务后销售”的市场化之路。在今年初宣布“全国十省份和中央部委大批采购红旗轿车”之后,红旗H7已经确定在5月晚些时候正式入市销售。

今年2月,一汽集团对外发布“全国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及直辖市,以及中央众多部委已经大批量采购红旗H7轿车”的消息,显示红旗已经大规模进入高端公务用车市场。在3月份全国“两会”结束后,公务车采购新政明确偏向汽车的方向,新修订的公务车采购标准,不仅确定未来将更多采用汽车,而且不仅局限于一般公务用车,而是扩展至高端公务用车,这也得到了中央的明确支持。在“改作风”的新氛围下,多个省市已出台公务车要采购的规定。这些都成为红旗复出的有利时机。

红旗显然希望复制奥迪以往成功的“官车”模式,一汽甚至调用了来自一汽大众和奥迪的管理经营高手,主舵红旗的推广。作为一个高端品牌,先行开拓高端公务用车市场,在当前舆论强烈呼吁加强发展汽车的背景下,更能够集聚强烈的示范效应。这一方面,作为“国车”的红旗相比其他品牌无疑独具优势。

在公众市场推广上,红旗采用了“先服务后销售”的务实策略。早在去年底,红旗在全国主要城市的优质经销商,就已经作为服务商在运营,为先期一汽直销的红旗H7公务车和以前的老红旗用户提供服务,然后再向普通消费者销售红旗H7。按照此前一汽公布的信息,在营销服务上,红旗将推出包括4年10万公里品质保障、担保期养护零成本等服务政策;在渠道模式上,一汽将为红旗推出红旗会馆、城市品鉴中心和4S店相结合的创新模式,建立和高端品牌相匹配的独立经销网络。这些都使红旗建立起在高档轿车市场的有效营销体系。

但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汽车品牌像红旗那样“成也‘官车’,败也‘官车’”。“官车”模式因此也仍然是红旗振兴的危和机所在。汽车分析师张志勇就指出,历史上红旗等品牌突然退出公务车市场,归根到底是因为品质远不及国际品牌。与此同时,公务车市场也需要讲竞争,才能更加有利于的发展。“红旗轿车为什么在历史上一直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座驾,却不能扩大市场销售呢?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红旗吃的是行政饭,而不是市场饭。”因此,张志勇认为,如果现在仍然通过行政指令制定红旗为省部级高端用车,阻止其他品牌的进入机会,那对红旗的振兴反而是一种伤害。

不过,一汽也已充分总结了红旗的历史经验。刚离任的一汽轿车总经理张丕杰认为,从长远来看,国家对的扶持除了侧重公车采购外,更多应该集中在扶持的基础研发环节,不断提升的核心竞争力。“只有的质量不断提升,才能取得消费者的信任,真正做大做强。”

■延伸报道

一汽重大人事布局释放“老店”新活力

安铁成执掌一汽轿车

近两年处于亏损的一汽轿车(000800),近期行情骤然爆发,股价在十多个交易日内强势翻倍。这除了其一季度业绩大幅改善的基本面趋好原因之外,也和一汽一系列重大人事布局带来良好预期有关。一汽轿车最新公告,一汽集团总经理许宪平已经出任一汽轿车董事长,与此同时,原一汽-大众总经理安铁成被调任一汽轿车总经理。

一汽-大众总经理安铁成和一汽轿车总经理张丕杰进行了职位对调。这延续了一汽集团去年以来的合资、自主板块高管对调策略。去年7月,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张晓军,和一汽轿车销售公司总经理葛树文进行职位对调,在奥迪市场拓展中充分历练的张晓军,由此成为红旗、奔腾等一汽的市场新推手。

而此次安铁成和张丕杰的换岗,显然更具全局战略意义,更凸显一汽在重大人事布局上的魄力。

张丕杰执掌一汽轿车多年,任期内一汽轿车产销规模从5万辆提升到27万辆,创立了奔腾品牌,丰富完善了自主产品线,全力推进红旗品牌复兴。在红旗、奔腾、马自达等多品牌经营的同时,规划并建设了第二工厂、发传中心、质保中心等自主整车、总成基地。调任一汽-大众将使张丕杰有更丰厚的职业履历。

而安铁成在一汽-大众总经理任期内,成功实施了百万辆战略规划,完成一汽-大众的产品线布局,产销规模在去年成功跃升“百万辆俱乐部”,生产基地形成了长春、成都和佛山的“铁三角”布局。更为重要的是,安铁成塑造了一汽-大众的强大体系能力,推动以本土研发能力提升为标志的做强,预计到2015年,一汽-大众将形成整车开发能力。

对于国内大型汽车集团来说,合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企业的黄埔军校。人才最是根本,除了技术人才之外,高级经营管理人才更为珍贵。汽车分析师张志勇认为,“这种合资公司人才溢出效应,对最大意义应该是人才溢出带来的全面的提升。”而这正是安铁成所面临的重大使命:全面推进一汽轿车旗下的拓展,其中红旗轿车的振兴更是重大挑战。

按照一汽集团的人事安排,一汽股份董事长徐建一将不再兼任一汽轿车等一汽下属上市公司董事长。这在此前曾引起一些媒体误读。而一汽回应称,这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规范化运营要求所作出的调整。至此,一汽这家汽车“老店”,通过建立现代企业管理机制,进一步推进了整体上市进程,也着力释放新活力。这在未来对于一汽做强红旗、奔腾品牌的效应将逐步显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红旗“红”了